• 故事中國

            您需要登錄后才能繼續...

            偷瓜

            作者: 劉洪文 期數:2019年10月上 發布時間:2019-09-25

              說起來,那是二十年前的一段往事了。那時候,我還在遼寧省軍區某部隊服役,入伍第二年,上等兵軍銜。

              九月,部隊要去北方的科爾沁草原腹地進行實戰演習。經過一天一夜的長途跋涉,綠皮火車到達了一個叫黑水的小鎮。

              到了演習地,安營扎寨,建立野外臨時軍營,簡稱野營村

              我們的野營村正對著一塊綠油油的西瓜地,這時節,正值晚秋西瓜上市,碧綠的西瓜,紅紅的沙瓤,令人垂涎欲滴。看瓜老伯精神矍鑠,偶爾會來部隊食堂推銷他的西瓜。這天晚上,我實在饞不過,沒忍住,背著行軍背囊,出去偷瓜了。

              我是連隊的訓練尖子,參軍前學過散打。按理說像我這樣的高手,偷兩個西瓜是手到擒來。沒想到,我失手了,連行軍背囊也弄丟了。這可不是小事,部隊的戰備物資講究三分四定三分指:戰備物資分攜行、運行和后留三個部分;四定是定人、定物、定車、定位。行軍背囊是運行部分的重要組成,行軍過程中戰士的被、枕、水壺乃至拖鞋、牙刷都要裝在背囊的指定位置。每個背囊都有番號和戰斗編號,平時由連隊文書統一保管,有任務時發給每個人使用,誰的丟了一查便知,這可不得了。

              當時連隊文書叫劉文杰,是我同年戰友,和我關系非常好,他埋汰我說:偷雞不成蝕把米,咋辦?

              我痛心疾首道:唉,別提了,我被那看瓜老伯發現后,撒腿就跑,老伯在后邊追。追進一片小樹林,樹林里伸手不見五指,我左跑撞樹,右跑還撞樹,再不把背囊和西瓜扔下,怕是人都回不來了。

              劉文杰說:這背囊咱得想辦法要回來!弄丟軍用物資可是要受處分的,而且,你偷瓜就違反了群眾紀律,要是被指導員知道,至少要給嚴重警告,到時候你就完了。

              我聽后心神不寧,蔫蔫地走了。

              當時,野營村外有一些賣貨的電動三輪車,車頂還罩個塑料篷子,大伙都叫它大篷車。一天訓練下來,買點零食吃,成了戰士們生活中最愜意的事。有個大篷車的主人是個二十多歲的女孩,名叫英子,又潑辣又好看,她每天守在我們的營地外。我總是找她買零食,趁機和她說說話解悶,時間長了,我們熟絡起來。

              那天,我愁眉苦臉地去買方便面,英子擠對我:咋,丟東西了?

              我蒙了:你怎么知道?

              英子笑著說:我會看相!

              看著笑盈盈的英子,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把偷瓜丟包的事一股腦告訴了她,然后可憐兮兮地看著她。

              英子說:你在我這買兩條好煙,去找看瓜老伯說點好話,他一高興,沒準就把東西還你了。

              我撇撇嘴:說了半天,原來是騙我買你的東西呀,我才不上你的當呢!

              英子撲閃著眼睛,說:我在煙殼上寫我的名字和聯系電話,你要是辦不成事,我退錢給你,不就得了?瞧你那小心眼兒!你不按我說的辦,看你們指導員能饒了你!

              沒別的辦法,我只好試一試了。

              那天訓練結束后,日已偏西,我懷揣著兩條煙去了營外的瓜地。瓜棚內已亮起了燈光,我忐忑地走進瓜棚,看瓜老伯正一個人坐在那里喝酒。

              我滿臉通紅,說明了來意。老伯呷了一口酒,說:背囊是在我這,不過,我不能就這么給你。我們這有句話,叫摘瓜擰棗不算偷。你渴了,到我田里摘兩個瓜吃,沒啥。可你偏偏要晚上來,這性質就變了。我要是把這背囊送到你們連隊去,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吧?

              我不住地道歉,并拿出煙,希望老伯能網開一面。老伯本來火氣很大,看到煙,稍稍緩和了,說:看在你還算誠懇的分兒上,我給你一次機會。坐下來陪我喝兩杯,喝高興了,別說是背囊給你,我還能給你裝幾個西瓜。要是喝不高興……”

              我急了:老伯,部隊是不許喝酒的,這是違紀!您也知道。

              你偷瓜就不違紀?酒在這,喝不喝由你。背囊給不給,我說了算。老伯不緊不慢地說。我想,橫豎也是,干脆豁出去了。

              喝完酒,背囊總算拿回來了。另外一件事卻又縈繞于心頭……

              當天晚上,我回到連隊已經很晚,身上有很濃的酒氣,同班戰士都吃到了我帶回來的西瓜,特甜。吃人家嘴短,大家幫我把這事給瞞下了。再后來,部隊圓滿完成了任務,返回駐地。我的背囊順利交回了連隊。

              部隊回拔前,我特意去感謝了英子,看瓜老伯說,如果沒有那兩條煙,我的背囊是拿不回來的。

              兩個月后,我和劉文杰都復員了,各自回了家鄉。我的家鄉是東北的一個小鎮——太平川鎮,鎮上通火車,離部隊演習的黑水鎮只有一站的路程,并不算遠。

              多年后,劉文杰牽頭建立了一個戰友微信群,叫綠色感悟,我們經常在一起聊天。

              后來,劉文杰和幾個戰友一起來看我,進屋的那一刻,他們全都愣了,指著正在下廚的我妻子說:這是——英子姐?

              原來,當年英子幫我擺平偷瓜一事,已經對我有意,還在香煙殼上留下電話給我暗示。我這個愣頭青因為心里有事,竟沒看出來,直到我把煙送到看瓜老伯那里,老伯一看就明白了。在酒桌上,老伯替英子傳達了心意,我當時就傻了,說:這怎么能行?看瓜老伯說:你瓜也摸了,酒也喝了,還差這一哆嗦?部隊不允許在駐地找對象,這又不是你們駐地,而且,你們年底就要復員了,這才剩下幾天?你要是覺得行,就點個頭,要是不行你就走,我不會難為你……”

              后話自不用說,我是點了頭的。這時,一位老伯從里屋出來了,正是當年的看瓜老伯。我忙著介紹:那啥,這是我岳父大人……”

              大伙都笑了,添酒上席,端菜上桌,杯到唇邊,滿是當年的回憶。


            上一篇:兄弟倆的計劃
            下一篇:靠臉吃飯

            踩6


             

            相關鏈接
            精品推薦
            本周原創瀏覽排行榜
            本周人氣寫手排行榜

            首 頁 | 關于故事會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版權所有?上海故事會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技術支持:上海瀟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備案序號:滬ICP備12000829號
            滬公網安備 31010102002007號
            出版物經營許可證:滬批字第U3918號

            滬公網備310101100042236
            151good电影伦理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