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國

            您需要登錄后才能繼續...

              首頁 > 原創地帶 > 怪談 > 山村的寶藏

            山村的寶藏

            作者:小黃人的大老板 發布時間:2015-10-08

                一天,偏遠寧靜的小山村來了三個陌生人。 據他們說自己是地質學家,上面派來做地質考察的。
                聽說是上面派來的,村里的老村長急忙把他們迎到了家里,好茶好飯招待。村里就十幾戶人家,一年到頭難見生人。于是村里的老老少少都來了,老村長家門里門外都站滿了人。看著那些稀奇古怪的儀器,聽著陌生人講著外面的新鮮事,眾人皆是滿臉的興奮好奇。
                第二天清晨,他們背著那些探測儀器就出發了,上山又下山的,就在山村周圍的山堡啊、溶洞里折騰了一天,直到傍晚才回來。
                “你是說我們村的地下有金礦?”老村長滿臉激動地問道。
                “是的,根據我們的儀器初步探測顯示,地下金礦蘊藏量還相當豐富,估計都是結晶后的純金。”帶隊的地質隊長回答道,“而且,我看到這附近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溶洞,我們在其中幾個洞口勘測的時候,探測信號都會增強好幾倍。”
                “那個山堡上的水有停過么?”隊長頓了頓,指著村子對面的山堡繼續問道,山上的溪水潺潺而下,這是全村的水源地。
                “那是我們的水井堡,出水的洞口雖說就碗口大小,但是從我們移村到這兒的幾十年間就沒斷水過,前幾年大旱,水也只是出得小了點而已。”
                “哦,那你們有人進去過它后面那個溶洞嗎?”隊長又問。
                “那個不是深坑么,怎么成溶洞了?”老村長奇怪道,“我只記得年前村民王家的牛掉了進去,也沒能救上來。當時好多人帶了繩索,想下去看看,結果拿著手電都照不到底,扔了塊石頭下去好久了還能聽到回聲。村民都沒敢下去,空手回來了。”想起這事,老村長仍一臉的駭然。
                這三人在老村長家蹭吃蹭喝了幾天就回去了,其中絲毫沒有提及上級對村里的改造和指示。
                新鮮事在這個村里總是過去得快。而轉眼間半個月又過去了,這幾天老村長閑得無聊,又開始了東家逛逛,西家聊聊。大概是忘了吧,也沒有對人提金礦的事。
                這天正大上午,人們才剛吃完早飯,就聽到村里的狗叫了起來。那三個人又回來了,都提著大箱子,背上還背著好幾捆比拇指般粗的繩子。
                看到這里,老村長心里咯噔了一下,“難道金礦的事是真的?”
                理所當然的,他們在老村長那兒又吃了頓午飯。臨行的時候突然說工具較多,還需要一個人,就問村里有沒有人愿意和他們一起進去那個大溶洞里。這時候,一個二十多歲年輕力壯的小伙子走了出來,說他愿意去。
                于是他們向老村長要了些干餅和水,提著三口箱子背著纜繩就來到了溶洞口。繼而在洞口旁的幾棵大樹上固定了四個滑輪,穿上了長長的纜繩。村里的人農活也不干了,都跑來看稀奇。只見他們把繩索固定好后,都系在了身上,然后打開了其中一個箱子,拿出了四把大功率礦燈,也給小伙子戴在了頭上。強力的燈光照在地上即便是大中午也一樣清晰可見。看熱鬧的村民紛紛議論著,都希望自己也有一把這樣的礦燈。
                他們囑咐村民不要去觸動那些固定滑輪之后,四人就吊著繩子滑了下去。
                剛開始,地面上的人還能看到滑下去的情景,能看到礦燈照射下光禿禿不沾一點青苔的洞壁,然后能看到的燈光就越來越暗,直到完全吞噬在黑洞之中。
                下洞的過程就像過了一個世紀。總之,當眾人感覺就要被腰上的繩子勒斷的時候,腳上才有了支撐,才觸到了底。
                四人解下繩子,礦燈照到了前方,洞沒有再直下,曲折斜伸向前。走了幾步,就看到了一地散亂森然的白骨,緊接著就是一陣潮濕腐朽惡心的氣味迎面而來。
                他們停了下來,從箱子中拿出了探測器,只見信號燈劇烈閃爍,就像是發現了前方的怪物般預警著。
                “看來信號又增強了,這洞果然藏有玄機,我們要發財了。”隊長很是激動,拍著身邊的兩名隊員肩膀說道。然后,走到小伙子身旁,遞來一口布袋,“兄弟,你就幫忙背這個包吧!”小伙子接過來,覺得死沉死沉的。
                就這樣,他們一人拿著儀器在前面走,后面的人背著箱子跟著。剛開始路還算平坦,只是有些潮濕容易打滑。越往里走某些通道愈發狹窄,一人也僅能勉強通過。一行人沒少被洞壁上堅硬的石鋒刮傷。
                走了好久好久,然后他們就看到了石階。這種地方居然有著人工的痕跡,眾人皆大為驚訝。礦燈下環顧四周,終于看清了這么一個空曠的所在。
                垂掛在洞頂的一塊塊石鐘乳燈光下散發著幽藍的光;礦燈往下照去,能依稀看到洞底的地面上亂石嶙峋,層層疊疊。而他們現在所處的位置正是這空穴的半腰。空穴半腰還有好幾個一樣的洞,也有著臺階延伸到洞底;洞頂的水滴不停地滴落,聲聲作響,場面陰森可怖之極,總讓人感覺洞底會有什么怪物蟄伏著等著食物的到來。
                一行人緩緩走下臺階,然后就在洞壁底部看到了一座座的墳。探測器的信號停止了閃爍,而持續增強著。
                那三人突然像變了個人似的,血紅了眼,從箱子里拿出十字鎬就往墳上挖去。小伙子被這恐怖的一幕嚇壞了,轉身就想逃。
                “哈哈,老大,這真的是金子啊!”其中一名隊員手中拿著一坨東西,在礦燈下發著金燦燦的光。然后十多座墳都被掏開了,居然全是黃金。從來沒有親眼見過金子的年輕小伙,確實被眼前的一幕給震撼到了。
                當十幾座假墳里的金子全被掏了出來的時候,已經整整堆成了一座小山。
                兩名隊員歡呼雀躍著,早已忘記了疲勞,“我們終于要發財了,終于……”砰砰兩聲,兩人沒有一絲反應就倒在了地上,后腦勺上鮮血奔涌而出。
                隊長手中拿著鐵鎬,就站在那兒望著這名年輕人,“兄弟,搞定了他們兩個,這些你幫忙我帶出去,我們分,你覺得怎么樣?”
                小伙子內心驚恐到了極點,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那人就走向前來,他一慌,順著臺階就爬了上去。他現在才真正明白這些人并不是什么地質學家,可能就是一些陰險的淘金者或者盜墓者。
                那人沒有追上來,在下面好說歹說一通,小伙子也沒有去相信他。雖然他也想要那些黃金,但他不想和那兩人一樣的下場。他一路爬到半腰,見那人在下面往箱子里裝著金塊,于是只好坐下來,想著下面應該怎么辦。
                然后,他就聽到洞里的水滴聲越來越密集,也越來越響。把礦燈向洞頂照去的時候,只看到洞頂的水匯集成涓涓溪流從各個鐘乳石上牽成線地流淌下來,隨后水越來越多,除了來時的洞外,半腰的其他洞口流出的水已漸漸形成了一個小瀑布。
                年輕小伙頓時有些急了,而洞底那人也才意識到事情的不對勁。而裝了整整三箱的黃金自己根本拿不動,一陣著急,“兄弟,快下來幫我,咱們就抬一箱出去平分了。”小伙沒有理他,只自顧自地順著原路跑回去。
                幸好他背的是那一包干餅,所以才有力氣從那深深的洞中吊出來。
                出來的時候,天色已大暗了。他躺在洞邊上,還沒有緩過氣來,突然一道閃電劃過長空,轟隆隆的雷聲響徹天地,大雨傾盆而來。
                他走到水井堡前面,用礦燈向村里照射晃動著。于是全村的狗都叫了起來,不多時一個個披著蓑衣,戴著草帽的村民拿著手電筒就來到了他跟前,問他發生了什么事。小伙支支吾吾半天也沒有回答。
                疑惑的村民都來到大坑旁,也沒有見那三人。于是,老村長派了幾個人在坑邊徹夜候著,小伙則被背回了家中。
                第二天,直到正午,他才悠悠轉醒。眾人皆來探望,當他得知一整夜也沒有人從坑中上來后,內心又是一陣跌宕起伏。
                眾人見他似乎恢復了過來,便問那三人怎樣了。
                “洞里漲水了,其中兩個人死了,還有一個可能也死了。”年輕小伙簡單地回答道。
                第三天,第四天,人們發現水井堡幾十年沒停過的水居然不出了。村里一時議論紛紛,說什么山洞里死了人,玷污了水的龍脈。
                老村長擔心村里一下子死了三個國家地質隊員會受到上面追究,就又派了兩個人下坑中去看看。然而兩人不多時就出來了,說下面都是水,已經下不去了。這件事后來上報了鄉里,鄉里干部說他們并不知道有地質隊員來勘察的事,于是這事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后來的某一天,這事的唯一知情人,那名年輕的小伙子,也就是我現在的爺爺,他見我一天好奇心強,就悄悄把他這藏在心里幾十年的秘密告訴了我。
                這幾年,我每次放學回老家,都會來這個水井堡上看看。
                從水井堡上向村里望去,可以看到七八個的大水池。那幾年村里斷水后就著手修建了這些水池,現在全村的水都已用之不盡了。
                我時不時輾轉到這個大坑旁,它四周已經雜草叢生。我拿著一塊大石頭,扔了下去。不一會兒就聽到了“噗通”的落水聲。
                “寶藏就藏在這水里。”我常常這樣想著。

            本文授權級別:乙級授權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淚指數: 5.0
              歡笑指數: 5.0
              新奇指數: 5.0
              推薦指數: 5.0
            • 參與評分共 3 人,評分10人次以上進入排行榜。

             

            寫手介紹
            相關鏈接
            本周原創瀏覽排行榜
            本周人氣寫手排行榜

            首 頁 | 關于故事會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版權所有?上海故事會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技術支持:上海瀟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備案序號:滬ICP備12000829號
            滬公網安備 31010102002007號
            出版物經營許可證:滬批字第U3918號

            滬公網備310101100042236
            151good电影伦理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