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國

            您需要登錄后才能繼續...

              首頁 > 精品專題 > 央企故事會——“黑臉蔡”傳奇 > 央企故事 | “黑臉蔡”傳奇

            央企故事 | “黑臉蔡”傳奇

            作者: 一冰李勝會劉向晨 發布時間:2019-10-08

              蔡斌,國資委首屆“央企楷模”獲得者,三十四年電建生涯,二十年海外漂泊,蔡斌主持建設十余座大型國際水利水電和火電工程項目,總裝機容量超1000萬千瓦。

            他與山川為伴,與江河同歌,筑就了大壩巍峨,搭建了邦交友誼,挺起了央企脊梁,成為“一帶一路”建設的時代先鋒……


             

            一“黑”到底

              馬來西亞的巴讓河上,正在建設一座205米高的世界第二面板堆石壩,其總庫容比三峽工程還多47億立方米。馬來西亞本土公司森達美和中國水電集團組成的聯合體是工程總承包商,森達美公司堅持聘用加拿大公司負責管理全面施工。

              然而,兩年多過去,工期嚴重滯后。

              在合作方中國水電集團的一再建議下,森達美公司不得不重新調整思路,由中國水電集團組織了一個新團隊。蔡斌火速加盟中國水電集團,作為中堅力量,接管項目建設,半年時間內就徹底扭轉了工程延誤的趨勢。

              蔡斌作為土建EPC總承包商主要負責人之一,一馬當先,沖鋒在前,工期最緊張的時候,他親自帶著工人爬邊坡,抬設備,渴了喝溪水,餓了啃面包,硬是創造了料場開挖、大壩填筑月開挖填筑土石方208萬立方米的成績,并將連續11個月完成開挖、填筑超過150萬立方米的速度,寫入了中國企業第12批新紀錄。

              速度提起來了,工期得到了保證,但對于質量,蔡斌作為項目的管理者同樣重視。在常規例行檢查外,他還常常臨時突擊抽查。

              一天晚上,工人都下班了,工地上一片寂靜。蔡斌帶著技術人員突然出現在工地上,經檢查,他發現已碾壓完成的石料中混有超過標準的較多泥土。

              “這怎么能行呢?這會給大壩帶來安全隱患!”蔡斌連夜叫來施工方,要求立即停工,并對填筑部分進行挖除重填。

              施工方負責人急了:“蔡先生,現在正是趕工期的關鍵階段,如果停工重填的話,成本增加是小事,工期也會滯后,會造成很大的負面影響。”

              蔡斌語氣堅定地說:“有沒有負面影響我不管,我必須要為大壩的質量負責,我不允許有絲毫瑕疵出現。”

              施工方負責人繼續向蔡斌求情:“這種填筑對工程影響不大,但延誤工期的責任誰都不愿意承擔,請蔡先生網開一面吧。”

              蔡斌黑著臉說:“我不解釋了,就四個字,挖除重填!”

              施工方負責人無奈,只能按要求挖除重填。整個過程,蔡斌自始至終守在旁邊盯著,直到完工。而且因為調配得當,工期也沒有延誤。從此,“黑臉蔡”的名號在工地上叫響了。

            現在,只要是“黑臉蔡”所在的工地,就沒有人敢在工程質量上講價錢、搞貓膩,因為不知何時,“黑臉蔡”就會不聲不響地“降臨”,誰都不敢再冒這個風險。

             

            化險為夷

              南歐江作為湄公河左岸老撾境內最大的一條支流,早在20世紀90年代,美國、俄羅斯、挪威等國家的咨詢公司,就南歐江水能開發先后提出過諸多規劃方案,但始終未獲老撾政府的批準。

              2011年,蔡斌帶領中國電建集團的團隊最終提出了“一庫七級”的設計方案,以最少的移民搬遷,最少的耕地、林地淹沒損失,最小的環境影響,成功獲得了整條南歐江流域的開發權,這是迄今為止老撾政府授權外國公司在其境內開發整條河流水能資源的首例。

              201210月,南歐江一期二、五、六級三個電站同時開工建設,蔡斌身居一線,在三個電站之間不斷地奔波。

              20135月,南歐江迎來了一次強降雨過程。58日這天,蔡斌按照慣例接到六級電站監測單位發來的一份監測報告,職業的敏感讓他發現,電站廠房邊坡及導流隧洞出口邊坡的位移監測數據中的應力曲線發生了圖變。

              這是一個細微的變化,但他沒有忽視。他隨即給監測和監理單位打去電話,要求在59日,第一時間把監測報告發到自己的手機里。

              然而,9日一早的曲線數據顯示應力突變依舊存在,蔡斌立刻要求他們把24小時監測提高到每12小時監測一次。510日,發現應力數據還是居高不下,蔡斌又要求每6小時監測一次。

              面對三天的數據,蔡斌陷入了沉思,但工地報來的數據一切正常。他還是不放心,他想到在六級電站的導流洞出口邊坡下面,正在施工的40多名中國人和100多名老撾、越南勞工,他們會不會有危險?

              510日下午,蔡斌冒雨驅車趕往六級電站現場。在隨后兩天的時間里,他把監測頻率提高到每2小時監測一次,站在泥漿雨水中,看著不時上報的數據,蔡斌的腦海里在不停地復盤驗算著……撤還是不撤?

              這個問題擺在了蔡斌的面前。如果人員撤離的話,勢必會影響下一步的工期進度;倘若不撤離,如果發生險情的話,后果將不堪設想……513日上午10點鐘,蔡斌果斷下令:整個隧道里及導流洞出口邊坡下施工的所有人員和設備必須立即全部撤離!

            這天下午505分,六級電站導流洞出口處發生大面積滑坡,幾萬方泥土裹挾著巨石蜂擁而下,一時聲響震天,地動山搖。由于撤離及時,沒有造成人員傷亡,也沒有損失任何一臺重型機器。

             

            義無反顧

              2015416日傍晚時分,蔡斌接到上級指令,讓他馬上趕赴巴基斯坦,接管卡西姆港燃煤電站項目。這是“中巴經濟走廊”首個落地的大型能源項目,作為一名共產黨員、一名電建老兵,蔡斌責無旁貸,義無反顧!

              上任不久,蔡斌就面對一系列新的挑戰——在他和團隊制訂的項目負面清單里,200多項風險管控項目需要他們去逐一破解、消除。

              沒有安防措施,只能一點一滴去籌備;沒有施工電源,只能用柴油機去發電;沒有施工生活水源,那就用車一輛一輛去拉。從開工建設的那一天起,蔡斌和他的團隊就不得不自力更生,白手起家。

              20157月,卡西姆電站工程的EPC承包商先后與上海的兩家供應商簽訂了500KVGIS設備和高溫高壓閥門采購合同。然而,經調查發現其中一家供應商雖有銷售業績,但是尚無500KVGIS設備成熟的運行業績;另一家供應商的高溫高壓閥門采用的國產材質和關鍵部件原產地等與本項目技術要求不符。

              電站GIS設備及高溫高壓閥門的可靠性及其質量的穩定性直接關系到整個電廠是否能持續安全、穩定、高效運轉發電,特別是在巴基斯坦外部電網極其脆弱和不穩定的運行環境下,這些關鍵設備將影響到100多億元人民幣的海外投資能否安全穩定地運行并按計劃獲得收益。

              于是,蔡斌當即做出了決定:承包商必須更換產品!

              承包商軟纏硬磨、百般游說,蔡斌滴水不漏、毫不退讓。為此,承包商又相繼找到了電建海投公司領導“告狀”,多方找關系、搬救兵說情,甚至專門跑到巴基斯坦卡拉奇試圖通融,但蔡斌頂住重重壓力,就是不退讓。

              最終,承包商還是大幅度增加了成本,更換了滿足技術規范要求的合格產品。

              在蔡斌的帶領下,卡西姆港燃煤電站比政府規定的時間提前了67天進入商業運營。現在,電站已累計發電100多億度,成為巴基斯坦電網的骨干電站,為400萬家庭送去清潔能源,解決了數千就業崗位,同時為巴基斯坦政府創造了豐厚的稅收來源……




             

            專題介紹
            • 央企故事會——“黑臉蔡”傳奇
            相關專題
            本周原創瀏覽排行榜
            本周人氣寫手排行榜

            首 頁 | 關于故事會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版權所有?上海故事會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技術支持:上海瀟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備案序號:滬ICP備12000829號
            滬公網安備 31010102002007號
            出版物經營許可證:滬批字第U3918號

            滬公網備310101100042236
            151good电影伦理片